四川旅游搜索

毕棚沟-溢满色彩的山谷

    -----------再见毕棚沟
    
    
    “哔哔哔。。。”身边的手机响了。
    
    隔壁来自北京的朋友勾勾也拉亮了房间里的灯。
    
    看看窗外,天灰茫茫的,地上有点湿漉漉的,天上有点蒙蒙的细雨。
    
    翻身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拎起背包冲出家门,手机又丁丁当当的响了。
    
    “我已经出发,那边的电话我也打了。。。。。。。是是是,我在欧尚路口等你们”忙不迭的回应着丫头打来的电话,一边发动着我的奥奔。
    
    车热了,大院的门卫睡眼惺忪地帮我开了大门:“老哥,又去哪儿,看你昨天半夜又在装帐篷睡袋的?。。。。。。又要在哪个山上当神仙?”
    
    “上雪山/看红叶”话音未落,奥奔已冲出百米开外。
    
    
    
    
    清晨的大街上车辆还不太多,奥奔在一环路上卷起一阵细细的雨雾,此时我才终于静下来思考着今天的旅途。
    
    去年,初识了毕棚沟,看见了那条经典的高山穿越线路,三天的穿越将经历低谷,山野,高原,雪山等风光地貌,其间美景无数。心中一直明白毕棚沟将是我每年秋季的营地。
    
    
    
    
    打了无数个电话后,终于看见了天涯的皇冠,继续打电话在已等得心急火燎的时候250终于出现在视线里,此时天色已大亮,出城的车辆开始多了起来。
    
    
    
    
    由于临时又人员退出,车辆空出了位置,忙不迭的重新分配一番,将奥奔停在停车场,皇冠和JEEP二百五上路了。
    
    
    
    
    从成都出发的时候天色阴沉,这样的天气一直持续到进入汶川以前,过青城大桥,翻上紫坪铺库区公路,由于新的库区公路在施工,原来的公路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好在JEEP二百五的越野性能,一路器宇轩昂的超越,不断的超越。。。。。三个多小时后到了薛城。
    
    薛城镇,镇不大,在内地来说,也就象一个村的规模,因为被卡在窄窄的山谷中,抬头见山;街上大多是没有一点藏味的小楼,窗户上挂着香肠腊肉,让人一时会以为身在成都郊区,街上穿汉服说四川话的人分不清是藏是羌是汉,小店一家挨一家,卖的东西都差不多,日用品为主。
    
    这里有一个著名的自驾车线路到孟屯河里的,那也是一条极其优美的线路,特别适合越野车穿越。孟屯河谷最漂亮的当数三条沟了,它们别是老君沟,高桥沟,塔斯沟。
    
    
    
    很想再见到那位曾经描述过的情境:“一位藏族老阿妈坐在墙角下,享受着午后温暖的阳光。我的注视也许打扰了她,她向我微笑了,神情看上去慈祥沧桑却又纯真,一种沧桑的纯真,仿佛她的生命只是一声不经意的叹息,不经意就从孩童走到了风烛残年。本想拍下她的容貌,可不知为什么不忍再打扰她。”
    
    
    
    可惜过去的景色未能再显。
    
    
    
    JEEP恶狠狠的一个急刹停在妹妹的餐馆前,“你的东西好粗野噢。。。”
    
    
    
    “嘿嘿,总是有想法噻。。。。”
    
    
    
    “哈哈哈哈。。。。。随便想做啥子都可以。。。。”妹妹一句轻言细语就将我们的话全堵回去了。。。
    
    
    
    狼吞虎咽的将牛肉汤和米饭塞进肚子,有妹妹嚷嚷要加菜,我对大家说“不做计划内开支,自己列支。。。”听到这话,每个人都似乎把口中的米饭喷向我。。。。。。赶紧开溜。
    
    
    
    
    
    
    进得山谷,路旁的色彩越来越丰富,天蓝蓝的,空气中流动着多彩的气味,同路的伙伴们和我不断交流着对山谷中色彩的感受。
    
    车行进在地处岷江支流的杂谷脑河谷地带。“杂谷脑”也是藏语“吉祥”的意思。风景区内群山连绵,江河纵横,风光宜人,杂谷脑河谷两岸密林中的枫树、槭树、桦树、鹅掌松、落叶松等经霜沐雪,树叶被染成为绮丽的鲜红色和金黄色。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河谷3000平方公里的红叶,如春花怒放,红涛泛波,金黄流丹,三千里红叶装饰着三千里江山,成为一大奇观。
    
    
    
    风景区中红叶簇拥处居住着藏族和羌族人民,其淳朴的民族习俗及风情、古老雄伟的石寨古堡,还有羌族的羊皮褂、藏族的珊瑚腰带、藏羌极具特色的餐饮及民族建筑、华丽的服饰、浓烈欢快的“锅庄”舞蹈,构成一座巨大的藏羌民族文化风情走廊。
    
    
    
    三千三百道沟,三千三百道梁,沟沟有红叶,沟沟有融雪,沟沟有泉涌。山被红叶遮掩,水被红叶浸染,道被红叶铺成,一簇簇、一团团燃成秋的火焰。雪山,温泉,森林,红叶,藏羌文化,构成一个神奇的红色梦幻走廊。
    
    
    
    
    
    
    一个蓝色的路牌指着向左进入毕棚沟,向右梭罗沟(那是个美景远胜毕棚沟的地方,现在正在修路)。拐上左边的山路,数百米开外,一座蓝色的建筑,景区大门到了。
    
    
    
    
    我带着刚刚给自己办的电子科大的学生证,和管理处的帅哥打着哈哈“又带着7个同学来了。。。。。。。”哈,每人省了12元。门卫打开了大门:“路上慢一点,弯道很多很急,注意安全。”一句充满关怀的叮嘱使得我们心里暖暖的。
    
    
    
    
    眼前的山路路况极佳,平整的油路虽说油质少了点,面上有一层松散的颗粒,但是感觉非常好。视觉上不陡的山路确使得JEEP二百五终于将轻歌变成了厚重的咽鸣,四挡,三挡,二挡。随着路越来越陡,挡位也越来越低,真的成了二百五如牛喘气哼哼呀呀。
    
    沿途的美景接连不断,五颜六色的林木,灌木,树挂,令我们不断的停车。在河谷的对岸,一颗楸树高大挺拔,奇妙的是这树上竟共生了五种以上的色彩,金黄、紫红、翠绿、大红、冷红。。。。。。。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
    
    彩林由高到低层次分明地从山顶到河谷竞相争艳。面积大、层次丰富、色彩鲜明,漫山红遍、五彩缤纷。
    
    “这里叫红叶区太不确切,应该叫彩林”我也感叹不已。事实上,这里的景色真的远远超过了一红叶闻名于世的米亚罗景区。
    
    
    
    
    二百五低声吼叫着爬上一个陡坡,眼前豁然开朗,一池碧波中倒映着远处巍峨洁白的雪峰,水岸线上一抹橘红色的林带点缀着白山绿波,五彩的山腰上,一条淡淡的云带犹如一条洁白的哈达飘拂在雪峰腰间;碧池中生长的灌木林也染上淡淡的红晕,衬托在碧绿的湖水中的倒影随水波荡漾出五彩的影带;湖口边,乱石交错,形成错落有致的跌瀑,石间生长着几丛灌木,红黄彩叶配以滴水飞溅,虽然落差不大,却也显得别有韵味。
    
    这就是龙王海。
    
    一行人呼啸而下,短枪长炮一阵忙乱。而我则忙不迭的扛着脚架跨过龙王桥到了对岸的草坪上,将远山近景一一拿下。
    
    
    
    
    离开龙王海继续前行,山路没有刚才那么陡了,JEEP也基本上维持在三挡的水平,经过多处迷人的景观后,我们离雪峰越来越近,在一片橘红色的红杉林中,海拔3571米的上海子游人接待中心出现了,这里是毕棚沟景区公路的最末端。
    
    停车场里大大小小听了三四十台车,我们临林子边上找了停车位置,将所有宿营装备卸了下来。
    
    
    
    
    将所有装备和食品分配到个人手中,一行人出发了。
    
    
    
    
    一路在林中穿行,和多次原始森林中穿越的情形一样,原生林中夹杂着灌木冲,道路沿着清溪蜿蜒穿行。大片大片的红杉将山野渲染得一片金黄。
    
    山上的游人也不太多,同行的伙伴们慢慢落在了后面,我保持着习惯的速度前行,一路上和偶遇的游客打着招呼,回答着他们定在我背上那一大堆装备上好奇的目光。
    
    
    
    
    卓玛湖,一个和她名字一样令人神往的地方,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
    
    无法形容她的姣美!
    
    雪山下,如明镜般平静的湖面,如翡翠般碧绿的湖水,如哈达般洁白的沙滩,如黄金般迷人的林子,还有那蔚蓝的天空。
    
    大自然给了我们如诗如画的境地。
    
    真想一头扎进那碧绿碧绿的湖中。。。。。。。。
    
    
    
    
    等了20来分钟,后续人马陆续赶到,稍事休息,匆匆拍了几张片子,继续上路。
    
    穿过一片漂亮的冲积河滩,远远的看见了高高飘扬的红旗------面对着雪峰,背后一条长长的瀑布,一片相对平整的草坝,海拔3800米的大卫营到了。
    
    
    
    
    大卫营地的一位老兄渡着方步晃了过来,
    
    “不认识我了。。。。?”
    
    “哈,是你哥子。。。。。。”
    
    。。。。。。。。。。送上给他们带的蜡烛
    
    又见到了老杨和老龚等一干人老友。
    
    
    
    
    安顿完毕提着食品一窝蜂的拥到大卫营的大帐篷里。
    
    
    
    
    老杨忙不迭的安排烧火点灶,很快大帐篷里热气腾腾,火炉上的高山马茶发出阵阵清香!!!
    
    围着热乎乎的火炉,吃着带来的杂七杂八的食物,喝着浓浓的马茶,聊着恒古不变的话题。。。。。。
    
    
    
    
    帐篷外,大朵大朵的雪花开始洒洒扬扬的飘落下来,很快,帐篷上和草地上就铺起了厚厚的雪被。。。。。。
    
    
    
    
    终于热饭热汤上桌,一帮人稀里呼噜的将一大脸盆(也许是脚盆也难说)午餐肉白菜汤、青椒炒腊肉合着几大碗干饭灌进肚子,这顿饭其实比我在其他地方时内容好多了。
    
    
    
    
    酒足饭饱,大家溜出小木屋,一丝凉风夹着大朵大朵的雪花扫到脸上,嗯,好清新呀!
    
    
    
    
    老龚的弟弟(一个刚从甘孜州骑兵旅退役的帅哥)和我们天南海北的神聊着,聊得兴起,放声高歌。。。。。。
    
    
    
    
    一曲曲藏羌情歌从小木屋飘出,在山谷里回荡。。。。
    
    
    
    
    每个人都投入了进去,近4000米的海拔似乎也不在话下,歌声和舞蹈把小木屋充填得满满的。。。。。。。。
    
    
    
    
    。。。。。。。。。。
    
    
    
    
    夜已经深了,草草地洗了把脸,用烫烫的水消除了脚上的疲惫,道过晚安离开了小木屋,帐篷外的雪越下越大。
    
    一帮人相互调侃着钻进冰冷的睡袋,帐篷里依然欢声不断,直到都感到了疲惫这才吹灭摇曳的蜡烛,听着乎乎的山风声,想着买的体育彩票能否中个五百万进入了梦乡。
    
    
    
    
    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在帐篷外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的响着,伴着粗重的喘息声,幸好晚上老周告诉过我那是敞养的牦牛回来找含盐分的食物,否则真以为是熊什么的动物还不紧张半天,迷迷糊糊的醒醒睡睡,几乎就是每一个把小时醒一下,直到临晨才真正的睡着。
    
    
    
    
    心里一直惦记着拍“日照金山”的景致,生怕错过时间,迷迷糊糊感觉天有点亮光了,听得天涯在外面大呼小叫。
    
    心里激灵了一下,一下子清醒了,撩开帐篷的小窗布,脑袋里翁的一下。
    
    窗外,白皑皑的一片,树上披着厚厚的白雪,远山近景完全成就了一个纯色的童话世界,天际山峦与林木花草浑浑地连为一体,一个洁白的画面。只有弯曲的溪流在这白画上划出了一条曲曲悠悠的线条。
    
    左侧,山峦上旗云悠然地划过天际。。。。。。。
    
    远处,金字塔状的山峰尖上一抹金黄的镶边。。。。。。
    
    
    
    
    随着太阳的升起,山谷里的云气渐渐升腾起来,飘渺的云气衬着金色的雪峰,又开始演变出各种令我叹为观止的美妙和精彩。。。
    
    
    
    奇怪的是,随着太阳的升高,当雪山的金色渐渐淡隐而去之后,一团浓浓的雾气把整个雪峰给罩了个严严实实,那仿佛在暗示着我:表演暂时结束,现在是幕间休息。
    
    
    
    
    
    
    扛着脚架相机,卡咔嚓嚓拍了一气,将这初雪的景色收入镜头,围着营地溜溜达达,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情极度的放松。真好,毕棚沟。
    
    
    
    
    两大海碗酸菜腊肉面片汤下肚,身上充满了活力。
    
    
    
    
    大雪后的毕棚沟完全展现出了它的另一面,山舞银蛇,原始蜡像,千里冰封,万里雪疆,好一派北国风光。
    
    毛老人家真是伟大,点金之笔实在是令人倏然起敬。
    
    
    
    
    山路缓缓,基本上没有大的起伏,林中的大树披着厚厚的雪花,红杉树的橘红色针叶在晶莹的雪花中显得更加醒目。蜿蜒的小溪轻盈地跳动着,飞溅的细浪闪着银银的光亮。路上的初雪在脚下咯吱咯吱的,留下一行深深浅浅的足迹。人过树下,纷飞的雪花从树上扬扬洒洒的落下,飘到脖领中,凉幽幽的,引出一路的欢笑。
    
    
    
    
    告别营地的朋友们,我们开始原路返回,山路上零零星星有了游客,大部分是一早由旅行社批发过来的,匆匆忙忙的一瞥,留下一张到此一游的照片,发几句言不由衷的感叹,又被继续批发到另一个景点。看来,跟团游实在是折磨人的旅行。
    
    
    
    
    一路上,上山的游客看着我们背着大包小包下山,惊奇之余无不回加上一句:“你们自己带帐篷住在上面呀!?真能干!”
    
    由不得你不油然升起一种虚荣的自豪感。
    
    
    
    
    终于回到了上海子,不表二话,启程回家。
    
    
    
    
    一路飚车。。。。。。。
    
    其间在通过库区破烂公路时,为了抢时间,我算是使出了全身解数在数公里的车流中穿梭游弋,用英雄的话说,引得后面一片刹车声和咒骂声。。。。。
    
    害得同伴在后座上用安全带将自己紧紧的绑在车上和着JEEP一起跳舞。。。。。。
    
    狂奔了二百多公里回到成都。
    
    
    
    
    再见!美丽的毕棚沟,我怀念你那里巍峨的雪峰、激情的红叶、绚丽的彩林、温馨的草地、欢快的清溪、静祥的海子。
    
    我还会回来看望你。


引用图片:

2005-12-15 06:46:28  By: 四川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2022 / 86082122 / 86080300 FAX: 86656234
四川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2022   86082122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服务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08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0300 - 860826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九寨沟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050019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