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旅游搜索

若尔盖草原的花开了---甘南、川西北2005年6月攻略

    甘南、川西北2005年6月下旬攻略
    
    6月18号 中午11:45飞抵兰州,机票1130元/人。兰州-夏河:由事先联系的包车到机场接机后送往夏河,14:30出发,19:00到,车程4.5小时。攻略上提到另外一种方法,从兰州到夏河可以在兰州汽车南站坐长途车,8小时到,最晚一班14:00出发(还不能确定)。但是需要提前一天购票,而且从机场前往汽车南站至少需要预留1.5小时。我们担心赶不上那趟不能确定有票的班车,权衡利弊,还是决定在兰州包车,这样才能保证我们当天赶到夏河,而不至于在兰州浪费半天时间。
    到夏河后住事先预定的夏河华侨饭店,一星级涉外饭店,网上攻略推荐的武装部招待所、卓玛旅馆也预订了,实地考察后还是决定住华侨饭店,因为热水实在很好。在华侨饭店,有一个专职的锅炉工,每天很早起来烧水,晚上十点结束时水还很热,非常敬业。他还把很多开水瓶放在所有房间门口,任取任用,对我这个大水桶来说,很合心意。所有的房间都有或大或小的彩色电视机。而网上说这里房间贵,其实也就是豪华间(带热水淋浴的房间)要160-200元,而双人普通间砍价50元/2人(大堂用英语标价80元),四人间20/人。我们有5个人,多出1个,于是选择了2间普通间,再由我与外国驴子一起住四人间。卓玛旅馆就在隔壁,看起来条件不如华侨,价格15-25元/人。武装部招待所就在华侨饭店正对面,房间标价很高,我们没有尝试还价,却把它作为我们聚会吃饭的地方。它的饭菜即使以广东人的口来挑剔,都算做得不错。
    与我同房的是两个克罗地亚女孩,和一个美国驴子。后来在朗木寺我们一直同行。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甘南的外国驴子比中国驴子多,这次找美国驴子问了个究竟,原来他们的旅游指南重点推荐了甘南,详细介绍了这里的藏区风情。我顺手在床头找到一本他们的导游书,发现有夏河的华侨饭店和卓玛旅馆、朗木寺的丽莎餐厅、以及各地长途汽车站时刻表的介绍。还有一句话我印象颇深,“Lambrang Lamasery is the most important Tibetant Buddhism outside of Tibet”,意即拉卜楞寺是西藏以外最重要的藏传佛教所在地。
    当晚我们就在华侨饭店解决晚餐,点了川菜,还尝试了攻略推荐的尼泊尔餐---其实就是快餐,有汤、咖喱鸡、蔬菜、白饭。味道实在不敢恭维。老板说这里接待的客人80%以上是外国人,所以他们的西餐味道好一点。
    6月19号 如果说华侨饭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就是周末住了太多藏民。因为是周日,旅馆住了很多附近前来朝圣的藏民,他们很早要到寺里转经,天没亮就起来,吵醒了大家。我看了表,当时是凌晨5:40,而天已开始蒙蒙亮了。我们只好起来,到武装部招待所用过早餐后,步行5分钟到拉卜楞寺,学着藏民的样子,沿顺时针方向转经筒。拉卜楞寺规模很大,简直就是一个小镇,比起夏河县城也不逊色,而夏河县更像是围绕着寺庙建立起来的。后来经过喇嘛导游羊错(多么象西藏著名的大湖羊雍错的名字)介绍,才知道拉卜楞寺在文革以前有几百座佛殿,全盛时喇嘛有3000名之多,可惜80%的佛殿毁于那场史无前列的大革命。现在佛殿只剩下二三十座,喇嘛只剩下800名。
    拉卜楞寺全寺环绕着上千转经筒,转完一周需1小时以上。我们沿着转经筒前进,到了贡唐宝塔。该塔是纪念拉卜楞寺前任第六世活佛而建立。站在宝塔顶上可看大部分寺景。门票10元/人,无法TP,而且只对游客收门票,朝拜的藏民是无需买门票的。我似乎闻到了一丝歧视的味道。就像在朗木寺萨娜旅馆遇到的澳洲女教师说的那样,外国人在中国人旅行总是比较贵,她说这话的时候,不是没有一丝无可奈何的。
    宝塔对面是晒佛台,每年正月期间(正月十五左右)都举行佛事活动晒佛节,据说上面可看拉卜楞寺的全景。而且英国导游书上介绍,上面有一个天葬台,可是遍查我们的攻略,都没有发现拉卜楞寺有天葬的记录。我们9点多转经到大门口时,已将全寺转了大半圈。进寺参观要门票31元(附赠一张明信片),有喇嘛免费导游。其实全寺只有大经堂(闻思学院)需要验票,其他佛殿是随便参观的。想TP是很容易的。跟着大旅游团蹭听就是了,只要有喇嘛导游,佛殿就会有人开门。不过我们还是想对这个著名的佛教学院做一番彻底的了解,所以还是买票请了喇嘛羊错导游。只有我们5人,加上另一个小分队8人,一共十几人,大家对讲解听得很清楚,而且有充裕的时间发问。羊错带着我们参观了医学院、寿安寺(供奉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文殊殿(供奉文殊菩萨)、寿禧殿(供奉弥勒佛)、酥油花馆、文物馆、闻思学院(大经堂)等七个佛殿。拉卜楞寺创建于1709年,是黄教最大的寺院之一,整个寺院分为六大学院,也就是六所大学,分别研究宗教哲学、密宗、佛经、天文地理、数学、藏医学。喇嘛进入该寺必须经过考试,只有经过选拔的学生才能入寺学习,一般学习的时间为20-30年,从闻思学院毕业的喇嘛水平已经相当于汉族的博士了。导游羊错在寺里学习已经16年了。他们很小出家,所以年龄并不大。拉寺隔壁是甘肃省佛教学院,我们问羊错,寺庙和佛教学院的关系时,他非常不屑地说,佛教学院的毕业生只相当于他们这里的小学水平。虽然历来文人相轻,我倒是相信他这番话,即使从他本人来看,已经是大学生以上的谈吐了。我有一个认识的人,是一个被公认十分聪明的人,从北师大获得数学博士、到北京某高校当了一年副教授后,辞职到拉卜楞寺研究哲学。从拉卜楞寺一路到朗木寺,我认识到,藏族的文化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而且他们对于自己文化的延续有强烈的使命感。若想汉化他们,恐怕是困难的。
    结束了在拉卜楞寺的参观,已是中午时分,我们挤到一辆三轮摩托上,到夏河汽车站购买明天的车票。夏河没有到朗木寺的直达车,可以到合作中转,也可以坐到玛曲的车在尕海下车,再转合作到朗木寺的车。反正都要转车,而我们又想去尕海,那么就到尕海去转车吧。虽然这样做在理论上是不错的,但是我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甘南的长途车是会在中途等客的。对于赶时间的我们来说,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可惜事后才知道。
    到尕海的车票25元/人。步行回武装部的路上到超市买明天路途的午餐,吃惊地发现许多超市的食品居然大部分是过期的!而在新华书店买甘南地图的愿望也落了空,服务员说甘南没有地图,说什么嘛,明明在武装部招待所的墙上就有一张!再次领略到甘南市场经济的不发达。下午下起了大雨,我们取消了去桑科草原、达宗湖、白石崖的计划,回旅馆美美睡了一觉。事后看来,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在若尔盖看过草原之后,觉得之前的草原简直不值一提。而在尕海、花湖、九寨沟看的湖也足够多了。
    今天的一日三餐都在华侨饭店对面的武装部招待所一楼餐厅解决,总共才花了110元/5人/3顿,无论环境、饭菜,都是一路上最好的餐厅。回想起晚餐前围着火炉打牌的情形,外面下着大雨,里面烤着小锅炉,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温暖。
    6月20号 6:00早起打的士去车站赶7:10的班车。1元/人,甘南的士全部这样计价,拐一个弯则加一元。早餐在站前小店解决,3.5/人,吃了牛杂汤及大饼,汤的味道还不错。班车装满人之后提前5分钟出发,不超载,2小时到合作。停1小时等客。车上乘客大部分都是到合作的,其中三名外国驴子到合作后想转车到朗木寺,结果被骗说合作没有到朗木寺的车了,只好转包吉普车。我们乘停车期间打的到著名的九层楼佛阁参观,碰巧停电不开大殿门,喇嘛很有信用的给我们退了票。10元/人。其实我们在一楼看到了佛阁的大致风格,与拉卜楞寺大同小异,且没有导游,不参观也不觉遗憾。的士来回11元/5人。佛阁离车站只要5分钟车程。班车继续前行到禄曲县,又停车半小时等客。后来终于在下午1点到达尕海湖边。总共花了6小时。班车上有一名从若尔盖县到拉卜楞寺承包寺庙改建工程的喇嘛,建议我们从夏河到朗木寺应包车,长安车一般只需250-300元。不是不后悔的。尤其途中在尕秀遇到赛马节时,多想下来看啊,可是我们的班车不会停。
    班车一直带我们到湖边,虽然公路边有铁丝网拦着,可是我们毫不费力地找到了缺口。尕海天气不好,时时有雨,但仍能看出湖中盛开的黄色小花,展翅飞翔惊鸿一瞥的水鸟,甚至远远看见几只天鹅在悠闲地游弋。大家一致认为晴天的尕海一定非常美丽。湖边遇到了两个广州来的大水鱼,居然有4个当地人陪同。他们的司机开价250元送我们到朗木寺,我送一个白眼给他,估计他听我们说起白话,把我们也当作可宰的水鱼。打发走他们,我们在湖边展开雨衣垫在地上,开始了风光无限的湖景野餐。虽然只是面包、糖果,但是还是吃得很开心。
    徒步2公里到三岔路口等车,14:30等到一辆豪华班车,8元/人,40分钟到朗木寺镇。朗木寺镇跨甘肃、四川两省,其实在甘肃这边叫做朗木寺,而在四川那边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红星回族自治乡。朗木寺这边有一个达苍朗木赛赤寺,供奉赛赤佛,红星乡那边有一个那摩格尔底寺,门票上印着那摩寺。以风景论,四川那边除了寺庙,还有白龙江源头、8公里长的大峡谷,风光明显优胜一些。甘肃这边则以天葬台闻名。据萨娜的杨老板介绍,这个天葬台是国内第二大天葬台。附近甘肃、四川两省的藏民去世后都会在这里举行天葬。
    我们住在预定的萨娜宾馆,受到杨老板的热情接待。宾馆非常干净,晚上7点有热水洗澡,有免费洗衣机。即使只冲着洗衣机,也应该住在这里。这是一路上最舒服的宾馆,雪白的床单上果然印着樱桃图案,软软的席梦思床垫,还有大电视,价格还是20元/人/天没变。杨老板的儿子乌都是个非常勤快的小男孩,我们的脏鞋印到哪儿,他的拖把就跟到哪儿。甚至还拿起扫把打扫宾馆门前的大街。从杨老板处得到这两天有天葬的消息,我们必须早上7点开始上山,迟了就看不到了。我又认识了一名澳洲女教师,在清华大学教书的,今天起晚了,错过了两场天葬,也是打算明天上山。我们很高兴的发现,彼此路线一致。
    放下行李后,步行到网上有名的仁青旅馆察看。它在四川那一边,已经过了格尔底寺收费处了。最便宜的房间15元/人,但是看起来不太干净。小小的大堂里到处是蜘蛛网。而楼下有名的川菜馆已改头换面做别的生意了。我们只好听从看守旅馆的小伙子的介绍,到斜对面的一家很多喇嘛看电视的餐馆吃晚餐。60元/5人,味道一般,但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和有名的丽莎、阿丽餐馆比起来,这里还是一个不错的川菜馆。我们吃惊地看到,喇嘛也在这里吃和我们同样的回锅肉。
    21号 早起6:30开始爬山,到了达仓朗木赛赤寺大门,因为不想买门票被喇嘛教训。我们不想进寺,只想上后山看天葬,后来才知道这两天是藏族节日,喇嘛放假了,佛殿连门也没开。不过还是买了1人15元的门票。否则喇嘛不肯甘休。我向路边的施工者打听,说是今天没有天葬,因为这里是上山的必经之路。正说着,一辆拖拉机突突突地开上来,并在白塔处停了下来。车上5、6个人,其中一个蒙着面纱,我正在拉闷,没听说回民死了会天葬呀,一眼瞥见车上有一个不小的长麻袋,装了一物,并有绳子绑在外面。直觉告诉我,那是尸体。我的直觉一向不差。于是立即和后来上山的澳洲女教师一起,向后山走去。虽然寺门口有地图,但是在1个多小时的登山途中还是常常迷路,幸亏有女教师的指引,才能找到正确的天葬位置。并没有传说中的收费尼姑。天葬台在赛赤寺的后山近山顶处,周围没有建筑,视野里只有天葬台附近大片的经幡和对面的峡谷高山。经幡附近有一片草地上覆盖着许多呈黑色的大石块,那就是天葬台,周围有许多木板、水槽、石槽之类的工具,还有几具骷髅、人体脊柱、零碎的骨头,以及到处抛弃的衣服、鞋子。8点,几十只秃鹫陆续飞来,排排站在山顶,等待人肉大餐。在合作下车的三名外国驴子也上来了,他们和澳洲教师一起,到距离500米之外的山顶处等候。8点16分,一辆川U牌照的拖拉机来到天葬处。很快有人点火烧起了木板,喇嘛念起了经文,尸体被直接放在石块上,让鸟来吃。并没有经过解剖的过程。鸟打起架来,争得不亦乐乎。瘦小的尸体不够众多秃鹫分食,很快只剩下了骨头,两个看起来像是屠宰者的人操起利斧,剁粹骨头,洒上糌粑,继续让鸟吃。这个过程反复进行了3次。我们隔了有50米远,看不清血腥的场面。正好有另外两个喇嘛在一边闲聊,于是和他们攀谈起来。原来他们是下面一场法事请来念经的,今天还有一场。他们介绍烧火是为了烧骨头,难怪路上看到的尸骨都是黑色的。大约8:56,第一场法事结束,死者的亲属开着拖拉机下山了,也就是说,整个天葬只用了40分钟。我们在下山的路上,果然遇到了第二辆上山的拖拉机。这场天葬让我觉得有些上当的感觉,许多攻略写得不够正确,对于天葬的过程还是谣传的多,亲历的少。或许朗木寺这一代没有专职天葬师,所以整个过程大大简化了。回来向杨老板描述,他说,那场葬礼没有请天葬师。想必费用是很贵的。
    下山到寺门口旁边的阿里饭店用早餐,我点了pancake,巧克力味的,朋友点了apple pie,稀饭是用剩饭煮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空气中弥漫着羊膻味。5人花了12元。
    饭后到那摩格尔底寺参观,门票15元/人。讲价5人买4人票。著名的喇嘛导游达吉师傅不在。只好自己参观。因为节日放假,大殿没有开门,喇嘛很少。只有一个小佛殿正在做法事,我们进去看了一眼,只见喇嘛围着点灯的案台顺时针方向走路,嘴里念念有词。案台上摆着许多糌粑做的小人。在拉卜楞寺的寿禧殿见过同样的场景,羊错师傅介绍,每当藏民供奉1000个糌粑小人,寺里的喇嘛就会应邀为其做法事。格尔底那摩寺里还有一个小学,据前辈的攻略介绍,很多远处的藏族人将小孩送到这里读书,学费是全免的,建学校的30万元由四川绵阳一个企业家赞助。每个小孩都有喇嘛师傅,有的从小出家做小喇嘛,有的只是在这里读书。
    差不多中午了,我们进入寺庙深处,发现已经到达著名的白龙江源头、大峡谷。这是一个徒步的好地方,野花遍地,溪水淙淙,阳光明媚。我独自走在山谷里,时时听见鸟叫蜂鸣,并不寂寞。开始觉得这趟甘南之行有了回味之处。
    中午回到镇上的丽莎Leisa餐厅吃晚餐,奇贵。老板丽莎告诉我们没有哨子面(菜单上有),却起劲地推荐意大利面,上来一看,西红柿、鸡蛋做的,明明就是哨子面嘛,也许二者唯一的区别在于价格相差4.5元。一份牛肉20元,却是从别的店打包来的。著名的苹果派没有,说是没到苹果季节。酸奶一份5元钱,一股羊膻味,还说不是羊奶。一顿饭只不过是面条、炒饭、酸奶,花了78元,心中很不爽,不明白为什么网友的评价那么高,明明是一家宰客的店。而且大胡子厨师身上的围裙象是一年没洗过了。回来旅馆向杨老板诉苦,他说丽莎向来不把中国客人放在眼里,还是阿里比较诚实,这一点我们经过比较,表示同意。
    老板看时间还早,建议我们去格尔底寺看辩经。我们很想见识一下著名的辩经,就去了,结果因为喇嘛节日放假没有看到。回来后,老板醒悟地说,今天是不是农历十五,十五是他们的节日。
    想找明天前往若尔盖的包车,向杨老板打听网上有名的俄尖足师傅,被告知他已把车卖了。约了另一个丁师傅见面,是一辆三菱帕杰罗,要价600元,我们觉得太贵了。于是到丽莎餐厅打听,没想到他们推荐的还是丁师傅。我们纳闷,是不是这个丁师傅付的回佣特别高?只好在街上继续转悠。大街上的包车还是很多。很快找到一辆长安车,司机说是打仓朗木宾馆的车,老板在四川喝酒,晚上8点才能回来。我们不能等到那么晚,又找了一辆长安车,这次找对了,司机叫冉灯,藏族人,开价只要380,我们还了10块钱,370元送我们经花湖到唐克。他的车是新的,才开了3032公里,刚过了磨合期。杨老板说,这个司机是外地过来拉活的,表示了担心。我却相信直觉。杨老板帮我们联系7点的早餐。在朗木寺,8点以前几乎没有店铺开门,一定要事先约好。
    22号 早上7点,我们按约定到萨娜宾馆楼下小小的清真川菜馆(小到没有名字)用早餐,结果发现这是朗木寺最好的一间餐馆,非常干净,没有一点羊膻味,稀饭是早上用高压锅煮的,味道很香。事后我埋怨杨老板为什么没有早一点介绍,反而推荐不怎么好吃的阿里,老板有点不好意思,原来这家小餐馆的老板是他的亲戚。除了味道好之外,这个老板提供了最有价值的信息。他家墙上有两幅详细的甘肃、四川两省地图,看我抄得费劲,他帮我做出了从朗木寺到川主寺的行车线路。我们为了避开正在修路的213国道,决定从郎木寺出发,经红星乡、热尔草场到花湖,这一段40公里,2小时车程;再往回头走4公里,在热尔草场转左经辖曼牧场、黄河第一弯、索克藏寺到唐克,这一段车程2.5小时,路况比较好,而且这样走比从花湖经阿西乡到若尔盖县,再到唐克,要节省40公里。从唐克到川主寺,则出发时走红原方向(而不是若尔盖方向),到瓦切转左,经麦洼到尕里台,这一段车程3.5小时;然后上213国道到川主寺。正是由于他的建议,我们才能在一天之内赶到川主寺,从而节省了一天的时间游览九寨沟。
    八点钟准时从朗木寺出发前往花湖。从来朗木寺时的方向离开朗木寺,不远的地方经过一条河,据说是白龙江,就到了四川省境内。路过一个小地方,叫做热当坝,藏族司机冉灯说那是他的家。走了大概40公里,途中还翻越了一座不算很高的山,也叫二郎山,就到了花湖。花湖的门票20元,讲价只能到5人买4人的票。在过来的途中已经见到大片盛开野花的草原,到了花湖近前反而不如途中的那么茂盛壮观。冉灯开车将我们送到不能再开车的地方,途中经过一座木桥,好在长安车车身轻,我们都下车,看着冉灯开过来。另外几部越野车只好望桥兴叹,掉头回去了。花湖的栈道是去年新修的,空气中还散发着油漆的味道。没了深入湖中探幽历险的机会,只好在湖边观赏湿地。花湖门口挂着热尔坝湿地保护站的牌子。守护者是陈站长两夫妻、他们可爱的儿子、站长的妹妹四口人,还有两条样子很凶的藏獒。站长妻子售票,妹妹管餐馆和一间小小的客栈,小到只能容纳六个人。
    站在花湖边上,呼吸着湿润的空气,看着鸟儿自由的飞翔,周围宁静得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湖水很静,天空的白云倒影在湖中间,不曾起一点波澜。远处大片的牛羊在吃草,悠闲的样子让我恍惚觉得他们才是这一片草原湿地的主人。走完一圈栈道,一共才不过花了1个半小时,回到大门口要站长妹妹给我们做午饭。厨房的桌上放了一大盆妹妹昨天才摘回来的蘑菇。是白色的草原蘑菇,厚大而结实。饭菜的味道出乎意料的好,收了我们88元钱,以6个人来计算并不算贵。补充了开水,我们继续出发。其实,有时间的话,应该在花湖住上几天,湖边的日出日落,我相信一定很美。
    又用了2.5小时,下午3:15时到达黄河九曲第一弯,我用了40分钟登顶观看。并没有人售门票。说实话,黄河的景观并不比山上的小花更吸引我。一路纬度逐渐往南,小花也越来越多。居然有一种野花是一丛丛生长的,红红白白的,象是有人种上去一样,煞是好看。我采了一把找冉灯问名字,他的汉语不好,只说出一大串藏语。不过比划着,我还是弄明白了,这种花有毒,牛羊吃不得,家有牛羊的冉灯自然不喜欢它。有名的帐篷宾馆就在黄河边上,我们看时间还早,决定到唐克镇看看。
    黄河九曲第一弯隔壁就是有名的索克藏寺,我们没有停留,于4:30到达唐克镇。这里更象个牧民赶场的集合点,只见一群群马拴在镇中心,它们的主人则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冉灯虽然急着回家,还是热心地帮我们找住处。对他,我们只有感激,尤其和后面的司机加以比较之后。我们经过4.5小时车程到唐克,而不是朗木寺丁师傅所说的夸张的7小时,对于路况心里大概有了底,商量后决定今天继续前进赶到川主寺。这边的车很难找,从唐克往索克藏寺的路口有游客收费站,站里来了一辆长安车拉生意,竟然要价800元。而此前一辆炒更的桑塔那只收450元。最后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选择了一辆旧长安车,付500元。根据我们的教训,如果想从朗木寺包车去川主寺,还是在朗木寺选择一辆好车,全程包车比较好。
    从唐克去红原,到瓦切附近转左,往尕里台方向走,一路上都是柏油路,路况非常好。6月川西北的太阳要到晚上8:00才算完全下山,9:00才能全黑,所以走夜路是没有问题的。这一段的草原渐入佳境,大片的野花盛开在草原上,加上夕阳斜照,每一个转弯都带给我们惊喜。一片片黄,一片片红,还有一片片紫,一路上数不清经历了多少惊喜。路上还经过了数不清的塔林,白塔在夕阳的沐浴下显得格外肃穆。从唐克出来大约一百多公里、3.5小时之后,我们到达尕里台,走上213国道。尕里台到川主寺只有几十公里,却花了我们近3个小时。根本没有路,司机常常下车找路,长安车也断了皮带,总之发生了许多状况,总算在晚上11:00赶到川主寺。这段路的教训是,一定要找一个熟路的司机与一辆好车。
    约好的旅游公司派车接我们到属于九寨天堂会议中心的甲蕃古城宾馆住下。宾馆位于距离九寨沟沟口还差10公里处,1个多小时车程。宾馆5月才开张,四星级设施,目前属于推广期,标间只收140元,70元/人。
    如果不想在九寨沟找旅行社,可以在川主寺住下来。川主寺正好位于九寨沟与黄龙中间,距离九黄机场只有1公里,且位于213国道上,有通往松潘、成都方向的班车。
    23号 游览九寨沟。门票245元,淡季价,8月才上涨为旺季价。现在并不是合适的季节,没有雪山的陪衬,九寨沟的景观只不过是寻常的高山湖泊而已。人头涌涌,感觉比起花湖宁静致远的风格相差很远。虽然沟里的旅游设施有了很大的进步,有了许多干净的环保厕所,诺日朗餐厅再也不用抢饭吃了,但是九寨沟的水比起8年前我看过的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24号 游览黄龙。连续几天下雨,使黄龙看起来比较壮观。路上被导游欺骗买了50元一只的氧气罐。其实完全不必要,登山的过程中一路都有免费的氧气补给站,只需要1元钱的吸管费。导游说,黄龙的门票在7月将上调到200元。幸亏我们早来了一个多月,只花了120元。晚上到九寨天堂会议中心泡温泉,128元/人,确实名不虚传,隔着温泉的玻璃顶可以看到九寨沟的星空。甲蕃古城到九寨会议中心有免费穿梭巴士。
    24号 在九黄机场搭飞机前往成都,3小时后再飞回家。九黄机场只有到成都、重庆的飞机,全价不打折。到成都的飞机每小时至少1班。在成都接驳飞机的时间一定要留足,因为九黄机场的飞机晚点是常有的事,我们的飞机就晚了1小时。原因是前一天黄龙大雾(我们在登山中确实经历了大雾),许多航班都推迟到今天上午降落,造成后面的航班跟着延误。
    有关电话:
    华侨饭店:0941-7122642 卓玛旅馆:0941-7121274 /13893916260(英草吉) 武装部招待所:0941-3381999
    夏河司机小马哥:13893946493
    萨娜宾馆:0941-6671062(杨)仁青宾馆:13909416669(仁青)
    格尔底寺导游达吉师傅:13893977236
    朗木寺司机俄尖足:13893965708 冉灯:13778479029
    花湖住宿(只有六个床位):13795794506/13909047738(陈)
    索克藏寺帐篷宾馆:13882493555/13678371680
2005-12-15 06:44:33  By: 四川旅游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CCT 康辉国旅- 四川中国康辉国际旅行社 『 点击查看电子地图 』
CCT INTERNATIONAL TRAVEL SERVICE LTD
旅行社许可证号:L-SC-GJ00030 国际一类社
中国国家旅游局指定办理中国公民出入境游的国际旅行社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天仙桥北路3号SOHO大厦3楼 - 康辉国旅总部. 旅游接待A23
TEL:86-28- 86082022 / 86082122 / 86080300 FAX: 86656234
四川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86-28)- 86082022   86082122  给我们写信咨询和预订
- 关于我们- 联络我们- 服务声明- 隐私权政策- 商业合作- 广告托播-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加入收藏-
©2002-2008 Copyright  MJJQ.COM China Meijin Travel Web.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aomei Blog
Tel:86-28-86080300 - 86082622 - 86085333  Fax:86-28-86656234
版权所有: 四川康辉国际旅行社·九寨沟旅游 保留所有权利 .蜀ICP备05001981号